中国互联网正式进入“IPv6”时代
发布时间:2013-05-06 浏览次数:

 

     一年内告罄,数周内告罄,即将告罄,已经告罄……从2010年起,不断有研究机构和互联网专家发出警告,IPv4(国际互联网协议第4)地址短缺从一个科技问题一步步走近社会大众。去年年底,国务院明确了以IPv6(国际互联网协议第6)大规模部署和商用为基础的下一代互联网路线图与主要目标。今年329日,发改委、工信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《关于下一代互联网“十二五”发展建设的意见》,对这一重大战略部署作出了详细阐释。借此意见的指导和推动,中国的互联网有望实现整体跃升,进入“6”时代。

下一代互联网有多大

意见明确提出,我国“十二五”期间将大规模部署和商用IPv6,并以此为基础发展下一代互联网,“IPv6 宽带接入用户数超过2500 万,实现IPv4 IPv6主流业务互通,IPv6 地址获取量充分满足用户需求”,而这一提法正是针对IPv4地址短缺而来的。那么,IPv6时代的互联网究竟有多大?据有关专家介绍,基于IPv4的现有互联网,用于标识全球网络设备和终端设备的网络地址约有40 亿个,目前已基本分配殆尽。基于IPv6的下一代互联网,地址数量是2128次方,是现有互联网的1029 倍,一个通用的形象说法是:能使“地球上每粒沙子都拥有一个IP地址”。

截至2011 年年底,我国网民数量达5.13 亿,互联网普及率为38.3%,但是我国仅拥有约3.32 亿个IPv4 地址(不含港澳台地区),即使大量应用地址翻译(NAT)等技术延缓IPv4 地址消耗,仍不能满足快速增长的应用需求,还会显著增加网络复杂性和管理难度,降低网络与信息安全水平和服务质量。根据意见中提出的目标,“十二五”期间,我国互联网普及率将达到45%以上,地址短缺问题将更加突出。意见指出,目前根域名服务器已实现对IPv6 的支持,全球互联网管理机构对IPv6 地址的分配速度日益加快,IPv6 已具备广泛应用的基础,推动互联网由IPv4 IPv6 演进过渡,并在此基础上发展下一代互联网已成为全球共识。

下一代互联网什么样

我们对互联网的期望在不断提高,从最初的邮件、新闻浏览、即时通信到搜索、论坛、视频,乃至移动互联时代的百花齐放,未来的互联网应该有多好?正如意见所言,“国内电信运营企业亟须获取丰富的网络地址资源,设备制造企业亟须寻找新的增长点,服务提供企业亟须开发特色服务,用户迫切需要更先进的网络设施和更安全、优质的业务体验”。在此前提下,物联网、云计算、移动互联网、三网融合等新兴交互式应用将大规模发展,而这些新技术应用都对地址资源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意见在明确下一代互联网的重点任务中,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图景。“6”时代的互联网不仅有IPv6,而且“地址资源足够丰富、设施先进、节能泛在、安全可信,应该能提供更大信息量和多样化的业务应用,更智能地支持人与人、人与物、物与物相互联通,为社会生产生活构建更坚实有力的信息基础”。为此,意见提出将开展第三代移动通信及后续演进技术、光纤网、以太网、无线局域网等IPv6 宽带接入业务,促进基于IPv6 的宽带数据业务商用;积极发展地址需求大、速率快、移动性高的个性化互动业务;建设基于IPv6 的三网融合基础业务平台,加快发展移动多媒体广播电视、网络电视(IPTV)、手机电视、数字电视宽带上网等融合类业务应用;以物联网、云计算和移动互联网等为重点,积极推动下一代互联网在教育、农业、工业、医疗、交通、铁路、水利、环保和社会管理等重点领域的应用。

下一代互联网怎么建

2013 年年底前,开展IPv6 网络小规模商用试点,电信运营企业的域名服务器基本支持IPv6 访问与解析,电信运营企业新开展的业务基本支持IPv6,新增上网固定终端和移动终端基本支持IPv620142015 年,移动互联网业务全面向IPv6 演进过渡,物联网、云计算等新型业务需要IP 网络地址时全部使用IPv6 地址,电信运营企业既有业务逐步向IPv6 迁移,新增上网固定终端和移动终端全面支持IPv6。”根据意见给出的路线图,电信企业在下一代互联网建设中将承担重要任务,将加快公众骨干网、城域网、互联网数据中心(IDC)、业务系统、支撑系统IPv6 升级改造,提升网络设备性能,加快公众移动、有线、无线宽带接入网规模部署及IPv6 升级改造。

与此同时,我国政府将加大资金投入,带动社会资金投入,分阶段组织实施下一代互联网“十二五”发展重大工程,积极引导电信运营企业、有线电视运营企业、软件研发企业、设备制造企业、服务提供企业等产业链各环节发展下一代互联网,确保实现发展目标。

跃入“6”时代,带给公众的将是更美好的应用体验,带给信息服务从业者的将是更强劲的挑战和更巨大的机遇。要想在新一轮的发展浪潮中占据主动、赢得先机,不仅要增强“内力”,更要发挥合力、激发活力。毕竟,互联网是一个自由开放的舞台,谁都有可能笑到最后。